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府嫡女定乾坤

第八章 恒王回府

王府嫡女定乾坤 夏卿颜V5 2915 2019-03-08 08:59:05

  三日后正在用早饭的洛瑾年收到消息,恒王,她的父王今日将率领大军班师回朝,听到这个消息时洛瑾年放下手中的碗筷,吩咐自己院子里的人,准备好迎接父王!而自己的心里却在思索,父王回府,侧妃宋氏会更为嚣张,自己离家十年,根本不知道父王的秉性,只能一步一步的去试探!

  晚间,恒王在进宫回禀皇上之后,便回到王府,洛瑾年和侧妃宋氏以及宋氏各位子女均在门口迎接,当恒王的骑马至王府门口时,洛瑾年看到了自己期盼了十年之久的父王,他有一副武将该有的容貌,斜飞的硬挺剑眉,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浅薄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轮廓,高大但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浑身散发着顶天立地的气势!

  “参见父王!”

  “参见王爷”

  众人行礼参拜的同时,恒王也下了马,看着站在门口的众人,眼神却定在了洛瑾年的身上,这是他阔别十年的女儿,他慢慢的走到洛瑾年的面前,轻轻将她扶起,眼中有些含泪“年儿,是我的年儿吗?”

  洛瑾年看到自己的父王将自己扶起,有些激动的颤抖着自己的身体“父王!”

  恒王老泪纵横的看着洛瑾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阔别了十年,他怕这个女儿与他太过生疏,所以小心翼翼的上前轻轻的抱了抱自己的女儿,嘴里说道“可算回来了,好好好!”

  洛瑾年被父王抱在怀里的那一瞬间才觉得原来自己也是由父亲的,泪水早已湿透了面纱,哽咽着“父王!”又一声的父王,好像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让她喊得不自然,她想多喊几次让自己适应!

  宋侧妃看到这一幕,立即上前“王爷,您看你刚回府,外面风大,咱们进府再聊!”

  恒王看着洛瑾年,拉起她的手道“好,走,咱们进府去!”

  洛瑾年跟着恒王进了府,然而一众的脸上阴晴不定!

  进了正厅,恒王坐在主位上,一直看着洛瑾年的脸,心想该不该问,最终还是没忍住的问道“年儿,你的脸····?”

  洛瑾年听到父亲关心自己的脸,想到了父亲可能听到了传言,索性她也不搓破“回父王,没什么大事,养一阵就好了!”

  “果真如此吗?”恒王有些怀疑,毕竟传言说的可是一生的疤痕!

  洛瑾年安慰恒王道“父王请放心!”

  恒王点了点头,这时管家进来问宋侧妃是否布置晚膳!

  宋侧妃看了看恒王,对着管家道“王爷忙了一天,想必也是饿了,咱们用晚膳吧!”

  “好,本王今日高兴!”恒王高兴的看着洛瑾年回答。

  用完晚膳,众人在厅中就坐,恒王问起宋侧妃“王妃的病情如何了?”

  宋侧妃看了洛瑾年道“回禀王爷,郡主回来后,王妃一直由郡主请的大夫照料,郡主不让外人插手,所以这几日的情况妾身不是很清楚!”

  恒王转头看像洛瑾年!

  “父王,我刚回府那天看到母亲病的十分严重,所以让我在师父那带回来的大夫给瞧了瞧!”洛瑾年并没有提及母妃的生活环境!这让宋侧妃有些不安!

  “嗯,也好,你师父那有好的大夫,那就让她试试吧!”恒王觉得由洛瑾年照料自己的王妃更妥帖!

  就在这时,宋侧妃突然感觉不适,捂着肚子昏倒在地!

  众人惊呼“母亲,这是怎么了?”

  “快请大夫”恒王有些担心。

  只有洛瑾年站在原地,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一切,面纱下的嘴角迁出一丝冷笑,终于来了!

  宋侧妃房内,大夫在把完脉之后出来对着恒王道“禀王爷,侧妃是中毒了!”

  恒王惊讶“中毒?”“什么毒?有没有危险?”

  宋侧妃的一众儿女听到大夫说自己的母亲中毒,脸上也一阵惊讶!

  “还好发现的及时,草民已经为宋侧妃解毒,之后在服用两剂药就可安然无事!”大夫说道。

  恒王转头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宋侧妃,对着管家道“去查,侧妃为什么中毒?”

  陈管家擦了擦额头的汗,领命转身出了房门!半个时辰时候,陈管家回来对着王爷行礼道“禀王爷,侧妃今晚用的血燕里测出有毒!”

  “血燕?查,跟血燕有关的人都给我带来!”恒王有些气愤。

  不一会,院子里站满了下人!管家命人拿来了椅子,恒王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旁边坐着洛瑾年还有宋侧妃的子女,下人们见到这样的阵势,更是不寒而栗,瞬间都觉得灾难要降临!

  “你们听着,今晚宋侧妃食用的血燕碗里查出砒霜毒,你们谁干的,或者谁指使你们的,赶紧说出来!”管家对着站着瑟瑟发抖的下人说着。

  下人听见宋侧妃被下毒,立马如遭雷击,拼命的摇头,集体下跪喊冤“王爷饶命,不是我们啊!”、

  “说吧,到底是谁!”恒王并没有耐心听他们求饶!

  这时有一个下人跪着对恒王磕头道“王爷,真的不是我们,宋侧妃的血燕一直由她身边的珍娘负责,平时连看都不允许我们看一眼!”

  听到下人这么说,恒王看了一眼管家“把珍娘带来!”

  不一会珍娘就跪到了恒王面前“说吧,为什么下毒?”恒王严厉的看着珍娘。

  珍娘喊冤“王爷,奴婢冤枉!不是奴婢下得毒!”

  恒王冷眼看着珍娘“是你负责宋侧妃的血燕,现在是血燕查出来的毒物,你怎说不是你?”

  珍娘继续喊冤“王爷,奴婢冤枉,今日在炖血燕的时候奴婢有事出去了,拜托了当时在厨房帮大小姐弄参汤的凌雪帮忙看着的!”

  洛瑾年低头不语,恒王看着洛瑾年“年儿,那个凌雪可是你的人?”

  “是!”洛瑾年抬头看着恒王,虽然白纱遮面,但是依然能看到她眼神里的冷!那种冷让人不寒而栗!

  恒王让人传了凌雪过来,当凌雪下跪的时候,洛瑾怡大声斥责“你为什么要下毒害我母亲?”

  凌雪看着恒王冷静的道“回禀王爷,奴婢不曾害过宋侧妃,还请王爷明察!”

  “不是你还会是谁,珍娘说了下午是让你看着血燕的!”洛瑾怡继续逼问。

  “奴婢下午确实在厨房受珍娘所托看管血燕,可是奴婢没有下毒!”凌雪昂着头对洛瑾怡说道。

  “下没下毒,去你房里搜一下就知道了!”洛瑾怡对着恒王说“父王,如果是她下毒,那她的房内必然还有毒物,我们去搜查一下就知道了!”

  恒王看着洛瑾年,见她依然冷冰冰的眼神里根本找不出异样,转头对陈财说“去查!”

  管家领命,带人去了洛瑾年的院子!

  不一会,管家端来一个盘子对恒王道“王爷,在凌雪的房间找到了一个药包,刚才奴才找人看过,是砒霜!”

  这下洛瑾怡更坐不住了“你看,你还说不是你,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不成?”

  恒王看着洛瑾年,想继续看看这个女儿的眼神,可是还是一样找不到一丝异样!

  “你是洛瑾年的下人,必然是帮你主子办事!来呀,去给我搜洛瑾年的房间,她房里一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洛瑾怡更加气愤。

  “呵呵·····”洛瑾年冷笑“你有胆子搜吗?”

  洛瑾怡看着这样的洛瑾年有些胆触,但还是佯装很有理的样子对恒王道“父王,真的要去搜搜看,不然不一定母亲之后还要受什么委屈呢?”

  “委屈?”恒王看着洛瑾怡,她这话里大有学问!

  洛瑾怡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道“父王不知道,郡主回来当天就对我母亲发了一顿脾气,说我们不知礼数,叫侧妃母亲,还狠骂母亲以下犯上,母亲这些日子受尽了委屈!”说完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洛瑾年冷笑着看着洛瑾怡的表演,真真是精彩!

  恒王看着洛瑾年道“年儿,是你吗?”恒王毕竟十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他不了解这个女儿秉性,以为女儿是替王妃鸣不平所以才会下毒。

  洛瑾年低头不语,恒王见状,只能命令陈财“去郡主的院子搜!”

  各人心里都在打鼓,恒王的怀疑让洛瑾年有些心寒,她知道虽然父王见到自己特别激动,但是内心却是偏向宋侧妃的,在这件事上,洛瑾年已经看的非常明白了宋侧妃在父王心里的位置!依然心底冷笑一声“好,那就开始吧!”

  管家带人搜查了洛瑾年的院子回来时,身边的侍卫端着了两个木质的棋盘递到恒王面前,对着恒王道“王爷,在郡主的院子里搜到两个瓶子,一个是砒霜,另一个是鸩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