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府嫡女定乾坤

第二十九章 来我王府可好

王府嫡女定乾坤 夏卿颜V5 3393 2019-03-29 08:00:00

  马夫的话难听急了,那对母子几乎是在央求,母亲含泪看着自己脸部受伤的儿子,马夫马上就要对这母子二人动手,母子二人看着马上就要落下的鞭子抱成一团,母亲将孩子护在身下!

  就在这一刹那,马夫扬起的鞭子断成了两节!

  看着自己的鞭子断了,马夫立刻回头想要开骂,却被一巴掌扇在了脸上,车上的一男一女看着打了自己马夫的人也是一惊,竟然是位姑娘!

  凌鸢收回刚刚打了马夫的手,凌厉的眼神看着马夫及他车上的一对男女!

  洛瑾年慢慢的走到那对母子的身边,蹲下看着那男孩受伤还在流血的脸“疼吗?”心疼的问着男孩!

  男孩呜呜的一直在哭,口中还喊着“疼,疼·····”

  洛瑾年看着这孩子的母亲道“他是你儿子吗?”

  女人用力的点头回答“是的,小姐!”

  洛瑾年虽然遮住面纱,但是依然能听出她温柔的语气“别怕,我替你们做主!”

  刚说完便站了起来!对着马夫冷冷的道“你们是哪家的?”

  车上的一男一女见到这蒙纱的女子,在看看她的四位随从,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鄙视的看着洛瑾年,没有开口!

  洛瑾年冷笑,旁边的马夫倒是开口道“这两位是刑部尚书家的公子和小姐!”

  “哦?”洛瑾年用极冷的眼神看着车上的一男一女道“如今刑部尚书的儿女竟然这么猖狂,你们父亲知道吗?”

  听到洛瑾年这样说,车上的女子忍不住了开口道“放肆,你什么身份竟然敢管我们的闲事!”

  洛瑾年更是冷笑一声“我什么身份?那我就让你们看看我是什么身份!”

  转头看着了一眼凌鸢,凌鸢领命和凌碧两人快速的将车上两人抓了下来,两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样子很是狼狈不堪!女子在地上吃痛的喊叫,男子气愤的开口“你他妈的吃了豹子胆,竟然敢动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凌鸢一个耳光过去“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女子见哥哥被打,立刻起身也准备回凌鸢一个耳光,谁料女子刚抬手用力的扇过去,凌鸢一个侧身,女子借力摔倒在地!样子滑稽至极!

  洛瑾年站着看着地上的男女道“我劝你们赶紧给这母子配医药费,不然,我会让你们横着回去!”语气阴冷的让人感觉到一阵寒颤!

  地上的男子见状,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刻掏出怀里的银钱扔到那对母子的面前!

  母亲捡起地上的银钱,对着洛瑾年叩拜“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洛瑾年走过去扶起这对母子,转头对凌雪道“送这对母子去就医!”

  凌雪领命,带着这对母子离开!小男孩边走边回头看着洛瑾年!

  地上的男子见洛瑾年分心,立刻掏出匕首想刺伤洛瑾年,不曾想凌鸢及时拔出腰间软件,打断了男子手中的匕首,将剑架在了男子的脖子上!

  男子见状片刻不敢动!

  这时有百姓报到京兆尹府,京兆尹府内的校尉带兵而来!

  看见这被剑架在脖子上的刑部尚书之子,顿时感觉头大,这刑部尚书可不是好得罪的!在看看拿剑指着的人,竟然是一位姑娘,身边还站着一位蒙纱的女子,这校尉对着她们大喊“把剑放下,也不看看你们打的是谁?”

  洛瑾年听到这个校尉这样说,转头看着他“哦?我打的是谁?”

  “这是刑部尚书的子女,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拿下!”说完这名校尉就命人要将洛瑾年等人拿下!

  “慢着”凌雯大声一喊“你们知道这是谁吗?”

  校尉看了刚刚站起来的刑部尚书之子好像立刻有了靠山似的道“我管你们是谁?拿下!”

  还没等校尉反应过来,便以应声倒地!

  凌鸢的一脚够这个校尉躺个十天半月了!

  “这是恒王府茗嫣郡主!”凌雯看到校尉倒地,随即说道!

  众人一听是茗嫣郡主,立刻目瞪口呆,尤其那刑部尚书的子女,吓得瑟瑟发抖!她们知道这茗嫣郡主,她是太后身边的红人,更是恒王掌上明珠,这得罪了恒王府,不但自己没好果子吃,就连自己父亲也要受牵连!

  两人立刻下跪求饶“我们不知道是茗嫣郡主,还请郡主恕罪!”

  洛瑾年冷冷的看着地上连连磕头的人“你们驾车横行,不顾百姓安危!你们得罪的不是我,是这当街的百姓!”

  两人立刻赔礼“对对对,我们错了,我们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还请郡主不要怪罪!”

  洛瑾年也不想过多的纠缠,毕竟母亲还在那边等着自己,于是对着凌鸢道“你解决吧!”

  凌鸢领命!

  洛瑾年转身离开,听到百姓当街鼓掌,大赞这位郡主为百姓挺身而出,不畏强权!

  回到首饰铺子,恒王妃欣慰的拉着洛瑾年的手道“是我儿,乐于助人,帮助百姓,母亲很欣慰!”

  洛承玦也笑着看着自己的妹妹道“妹妹好样的!”

  洛瑾年笑笑,看着母亲已经选好了首饰,便让人付了银钱,带着母亲往品香楼走去!

  进了品香楼,洛瑾年吩咐凌鸢她们也自己找位子做今日她请客,凌鸢她们开心的找了洛瑾年雅间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凌雯这时候回来了,走到洛瑾年身边给王妃和世子见了礼,对洛瑾年道“主子”

  洛瑾年见她似有话说,便道“说吧,这里不是外人!”

  “是”凌雯道“奴婢刚刚送那对母子回家,发现家中破烂不堪,家中甚至无米下锅!”说着凌雯透露出怜悯之色“那男孩父亲早年干活因为意外出去,家中只有母子二人·······”

  凌雯有些说不下去,她不知道她这样说洛瑾年会有什么想法,但是她还是想把那对母子的处境说出来!

  洛瑾年明白了凌雯的意思,想着若是送些银钱过去,远水解不了近渴,看看凌雯道“你先去查查她们的底细,之后再来报我”洛瑾年不想底细不明的进入恒王府,尤其是这个时候!

  凌雯领命离开!

  恒王妃笑着看着洛瑾年“年儿有此心甚好!”

  洛瑾年笑道“女随母嘛!”

  洛承玦看着洛瑾年道“就你会说话!”

  洛瑾年吐了吐舌头,难得她会露出原本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笑容~!

  过了几日,凌雯来报,那对母子家室清白,底细干净,并无不妥!洛瑾年知道后,命下人准备马车,自己要去那母子家里一趟!

  来到了西京城内一个偏僻的地方,洛瑾年没有想到原来看着那对母子所住的房子,感叹道西京城内竟还会有这样的房子!她一步步走进院子内!原本还在玩耍的男童看见是那日救她们的姐姐,立刻对屋内喊道“娘亲,娘亲,那日就我们的那个姐姐来了!”

  洛瑾年看着小男孩笑了笑!

  小男孩兴奋的跑了过来,立即意识到该行礼于是低头正正经经的对洛瑾年施礼道“见过姑娘!”因为他不知道怎么称呼洛瑾年,只能用姑娘来代替!

  屋内的女子听见孩子喊叫,立刻出来,看见是洛瑾年一行人,马上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姑娘,您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洛瑾年拉起还在行礼的小男孩,看着男孩的母亲道“今日无事,有些挂念他的伤势,便来看看!”

  小男孩母亲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样的大小姐会惦记她们这种穷酸人家的孩子!立刻感激道“谢谢姑娘挂念!”刚说完才意识到,人还在院子里,于是请洛瑾年她们到屋里坐!

  刚进屋,洛瑾年就看到残破不堪的屋顶,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漏洞,屋子里残旧的摆设让她知道,她们真的是很困难!

  洛瑾年问道“这家里只有你们母子二人吗?”

  女子有些惭愧的道“六年前,我家的因为干活意外死了,家里就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

  “那你们怎么生活呢?”洛瑾年好奇

  女子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平时帮人浆洗浆洗衣物,做些缝缝补补的活计!”

  洛瑾年看着女子的手,再看看身边懂事一言不发的男孩,笑着对男孩说“你们母子来我王府可好?”

  “王府?”女子呆愣!

  男孩则笑嘻嘻的道“好呀好呀,能跟姐姐一起当然好!”

  凌鸢见女子不解,便开口道“这位是恒王嫡女,茗嫣郡主!”

  女子立刻下跪,并且拉着一旁的儿子一起跪下“民妇···民妇参见郡主!”

  小男孩也随着母亲的样子叩拜!

  洛瑾年见他们下跪,立刻将她们拉起,道“不必多礼!你们要谢得谢谢我这位随侍!是她告知我你们的情况!”说完看着凌雯!

  凌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谢谢!”女子感激!随后起身!

  洛瑾年见他们起身开口道“你们来我王府做些事情吧,这样你也有活干,也能养活你的孩子!”转头看着男孩道“想不想读书!”

  男孩听见读书两字,眼睛立刻红了起来“想是想,但是家里没有办法供我读书,请先生太贵!”

  洛瑾年笑着说“那我让人送你去读书可好!”

  男孩一听可以读书,立刻笑了出来“好,好!可以读书喽!”

  女子万般感谢,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洛瑾年看着她们激动的样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女子才反应过来“民妇夫家姓韩,我名叫宁兰,这孩子叫韩生!”

  洛瑾年点头“好,那你们收拾一下,跟我回王府吧,今日起你便在我母妃院子里随侍!”

  宁兰激动的点头应是!

  “在我母妃的院子里,不比你们这里,只需记住一点,忠心!”洛瑾年强调着!

  宁兰也知道大宅院内的一些勾心斗角,她自然明白洛瑾年的意思!

  一个时辰后,她们来到了恒王府王妃的内院,将她们介绍给母妃之后,便让人将她们带下去安顿了一下!恒王妃见到如此善良的女儿很是欣慰,拉着洛瑾年的手道“将来太子娶了你,可是百姓之福啊!”

  洛瑾年听到母亲这样说原本还带有笑意的脸上,瞬间变得正色,看着母亲道“母妃,我不想嫁太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