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六章帅哥怕什么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01 2020-09-15 21:58:00

  洛北垣手里只提了一个黑色的Nike包,看了来说是不打算在家里待多久,尽管如此,楚宣宁还是紧张的捏住了衣角,这样进去也不是很好。

  她咳了声,眼睛瞟到了墙上的钟,看着已经关门进来的洛北垣问:“这么晚了,你吃饭了吗?”

  洛北垣愣了愣,应该说没想到楚宣宁回突然问他这个,他轻声说:“在基地吃过了。”

  “那……我就先进去了。”楚宣宁指了指房间的方向。

  “等一下,”洛北垣叫住她,“既然我们现在是租户关系,那就不如认识认识,加个微信吧。”

  他拿出手机在楚宣宁面前晃了晃。

  她是除了在屏幕里第一次看到洛北垣没有戴口罩的样子,他果然不上镜,镜头里根本没有反映出他十分之一的好看。

  他身上还有薄荷一样清冽的气息。

  “好好好。”楚宣宁呆了一会儿,连忙拿出手机扫码。

  洛北垣的头像是纯白的,昵称就是一个简单的字母“L”,他的朋友圈干干净净,只有两条朋友圈,都是转发的战队公众号的文章。

  “你头像是你的狗吗?”洛北垣笑问。

  “对,”楚宣宁发出好友验证申请,“是我养的一条萨摩耶,叫雪宝,一只13岁的小男生,宋晨之前应该跟你说过它会过来。”

  “好,反正我也挺喜欢狗的。”洛北垣极浅的笑了笑。

  楚宣宁看出他应该很累了,包括刚刚进门的时候动作还有些迟缓,于是她赶紧找了个借口回房间了。

  房间很静,楚宣宁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看着刚刚通过申请的聊天框,感觉洛北垣也没有网上说的那样清冷嘛,还挺好相处的。

  楚宣宁完全忘记了她是因为做噩梦醒来的,不久又进入了梦乡。

  梦里,楚宣宁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却感觉这声音非常真实,还夹杂着她的名字,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脸颊很凉,一摸,全是眼泪。

  叫她的是洛北垣,他在门外,“你没事吧,是做噩梦了吗?”

  楚宣宁回了一声,起身打开房门。

  门外的洛北垣眉头微蹙,“我听到你在房里哭,还以为是心情不好,可是越听越不对劲,你没事吧?”

  楚宣宁摇摇头,有些苦恼,“应该是做噩梦了。”

  洛北垣这才想到她做噩梦的原因,那个英国男人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有些歇斯底里,更何况亲身遭遇的楚宣宁了。

  “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洛北垣真诚建议,“楼下就有一家挺不错的。”

  楚宣宁也在考虑这件事情,听了洛北垣的话决定去看看,现在睡意毫无,她突然就看见了茶几上的倒盖着的一个瓷碗。

  这个碗真的很突兀。

  楚宣宁看向洛北垣,“那个是……”

  洛北垣抿嘴,有些不好开口,思想挣扎了一会儿,艰难道:“蟑螂……”

  “啊?”楚宣宁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蟑螂。”洛北垣的声音大了一度。

  楚宣宁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紧张,“你怎么还怕蟑螂啊,虽然它是可怕了点,但是一拖鞋就拍死了。”

  她现在已经能想象到洛北垣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拿瓷碗扣在蟑螂上面的模样了,实在太好笑了。

  洛北垣也不窘迫,“我真不敢拍它。”

  “南方的蟑螂更可怕,还可以飞,你不是南方的吗?没见过?”楚宣宁找着拖鞋,一顺口就说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洛北垣看着她的动作。

  对了,洛北垣现在还不知道之前那个跟他玩游戏的人就是自己,她还问了他的老家所在地,楚宣宁在心里盘算着,道:“你百度百科资料上不是写了吗?我看见了。”

  “喔。”意味深长的声音。

  楚宣宁发觉自己的话又产生了歧义,急急忙忙解释:“没没没!我没有故意去百度你,我只是看你拿了冠军,好奇而已。”

  “原来如此。”

  显然还是很不相信的样子。

  楚宣宁赶紧转移话题,“你这个蟑螂还是要赶紧踩死,不然一直盖着也不好。”

  一听,洛北垣果然就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楚宣宁轻手轻脚的慢慢的拿起瓷碗,没想到蟑螂一见到光亮就迅速爬了出来,往洛北垣站在离她五米远的地方去。

  楚宣宁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洛北垣吓得蹦起来了。

  她憋笑拿着拖鞋三步并做两步的跑过去,最后攀着门边的一个柜子一只脚临空一只脚支撑垂下上半身十分顺利的拍死了蟑螂。

  她刚准备笑呢,还没出声就发觉她这个姿势维持不了多久,看着她往下倒,洛北垣还没来得及去拉,楚宣宁就倒了下去,还碰倒了柜子上一个装饰用的白瓷盘。

  楚宣宁跟摔成碎片的瓷盘面面相觑,然后问洛北垣:“你这盘子贵吗?”

  洛北垣扶着额角单手提着楚宣宁的衣领把她提溜起来,“不贵,就几块钱,更何况你救了我一命,盘子就算了。”

  他说救他一命的时候表情格外的认真。

  楚宣宁摆好鞋子,问正在擦桌子的洛北垣道:“你多久没住这个房子了?”

  洛北垣回答道:“应该两三个月吧。”

  难怪有蟑螂了,楚宣宁决定有空的时候搞搞大扫除。

  总之,经过一番折腾楚宣宁回房间睡觉以后就再也没有做噩梦了,一觉到了天亮。

  楚宣宁的作息十分规律,就算她前一天睡得很晚,第二天还是准时七点起来,她知道电竞选手一般日夜颠倒,所以起床的时候也是轻手轻脚的保证不发出很大的声音。

  她发现厨房的桌子上放了一屉小笼包,旁边还有一小碟辣椒酱,看起来很美味。

  小笼包下面压了纸条,说是给她的,字体苍劲挺拔,很好看,应该是练过的。

  不过她的确很喜欢吃辣。

  小笼包还是温热的,一看就是洛北垣买回来的,他什么时候出去的,难道通宵了吗?

  楚宣宁这样想着,把小笼包全部吃完了。

顾耐特

猜猜为什么垣神知道楚宣宁喜欢吃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