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13章大哥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3 2020-09-25 23:37:16

  洛北垣手长脚长的,楚宣宁有时候根本抢不到球,眼看着洛北垣又要投进一个球,楚宣宁还有些急。

  没想到,球一偏打中了篮球架,这下一个反弹就撞了到了楚宣宁的脑袋,不是特别重。

  她吃痛的揉揉脑袋,“洛北垣!”

  洛北垣连忙双手合十,讨扰道:“错了错了。”

  被撞到头也算不上多疼,楚宣宁本就秉着开玩笑的心态,跟他闹了几句就继续打球去了。

  雪宝在一旁看的直摇尾巴,笑得非常可爱。

  直到月朗星稀了,两人一狗才准备收拾回家。

  这一次的发泄的确让楚宣宁放松了不少,在回家的路上,连眉眼都是带着笑意,一阵清风徐来,她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洛北垣单手夹着球,额发微湿。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对不起。”楚宣宁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轻轻道。

  “嗯?”洛北垣顿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今天在病房里,楚宣宁离开的时候好像是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

  “没关系。”反正他也没放在心上。

  “虽然说了对不起,不过说真的我也没有打算认错。”楚宣宁说的很直接。

  “啊?”洛北垣没想到会是这种发展。

  “我问你,”楚宣宁停下来看他,“如果你的朋友跟你讨厌的人走的很近你会高兴吗?”更何况还是楚岳那种人。

  “应该、可能、会吧。”洛北垣试探的说着,但其实是他根本没有过这种烦恼。

  “所以我觉得你以后还是不要跟楚岳太要好了。”楚宣宁很认真的提议。

  “放心吧,”洛北垣还是打算解释有些,“我就是在网吧见过他一面,他因为没有休息正好晕倒了没有办法我这才把他送去医院的。”

  楚宣宁听完以后没有开心起来反而变得更严肃了,“你说他在外面通宵好几天了不肯回家?”

  “是的。”小胖没有理由会骗他。

  “没事了。”楚宣宁摇摇头,“反正我就只是问问而已。”

  说来奇怪,明明今天那么累,可是楚宣宁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她始终一件事情放不下。

  一件深埋在心底的事情。

  那时楚宣宁不过六岁,楚岳比她小一点点,她刚来楚家,人生地不熟的,楚岳倒是意外的对她很好。

  对这个小两岁的弟弟,楚宣宁的态度也算不上不好,经常有时候会带着他玩。

  爸爸送了楚宣宁一只小金丝雀,她很喜欢,经常跟楚岳一起给小金丝雀喂东西吃,不过后来她上学以后就没什么时间跟楚岳一起玩了。

  楚宣宁心里知道楚岳其实很伤心,所以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给他带一些小零食、小玩具之类的回来。

  有一天,她发现笼子里的小金丝雀不见了,楚宣宁急的很,问遍了家里所有的佣人都没有线索。

  佣人们知道楚宣宁很宝贵那只金丝雀,便发动了所有人去寻找。

  直到楚宣宁在自己房间的窗户边看见了手握者金丝雀的楚岳,他表情淡淡的,很陌生的样子看着手里脆弱的鸟儿,然后微微使劲,扑腾着的鸟儿停止了挣扎。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爸爸关切的看着楚宣宁,旁边还有一脸无辜的楚岳。

  她吓坏了,指着楚岳说不出话来,爸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楚岳平时很乖很听话,他根本不会怀疑。

  从此以后,楚宣宁再也没有跟楚岳说过话,一直到离开家。

  虽然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但是她承认,心里的确是止不住的害怕,不明白为什么楚岳会突如其来的出现在她身边,可是她也不能疏忽大意。

  楚宣宁浑浑噩噩的睡着了,清晨阳光照在她脸上,有些刺眼,打开门,洛北垣在准备早餐,雪宝摇着尾巴在他后面跟来跟去的。

  楚宣宁笑了一声,好在雪宝现在对洛北垣没什么敌意了。

  “哟,睡神醒来了啊。”洛北垣双手环臂看着她,在她不解的望过来以后,用手指了指墙上的钟。

  楚宣宁一看,时针指向了十。

  “十点了?”楚宣宁有些惊讶。

  洛北垣点了点头,“在你睡觉的这段时间,我跟雪宝去外面晨跑了好一会儿。”

  楚宣宁尴尬的捂住了脸,“天呐。”

  “我要跟你说个事,”楚宣宁坐在餐桌上喝牛奶,洛北垣在她对面道:“昨天在病房门口我遇到了一个男人,应该是楚岳的爸爸,虽然是一件小事,不过我感觉要告诉你。”

  听见这个以后楚宣宁不小心呛了一口,洛北垣赶忙给她递了两张纸。

  楚宣宁擦了擦眼泪,然后问:“他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洛北垣蹙眉,不知道楚宣宁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摇了摇头。

  楚宣宁松了一口气,“那就没关系,谢谢你告诉我。”

  “没事。”

  去学校的路上,楚宣宁还在神游天外,连什么时候面前出现了一辆迈巴赫的都不知道,里面下来一个黑衣男人直接把她拽了进去。

  楚宣宁吓得惊呼了一声,才看清眼前的人,这个男人长的很是英俊,不怒自威的看着楚宣宁。

  看清以后,楚宣宁倒是笑了,“什么时候搞了绑架人的勾当了?”

  楚濂很不高兴,光说话感觉都可以震慑到别人,“好久不见,就是这么跟大哥说话的?”

  楚宣宁无语,“光天化日之下截人,还指望我对你有什么好态度。”

  楚濂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行了,好不容易见一次面憋那么咄咄逼人的,最近过得怎么样?缺钱吗?”

  楚宣宁摇摇头,兴致不高,“楚岳为什么来我这了?”

  楚濂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可是又想到楚宣宁一直不喜欢楚岳,只好说:“他偷偷跑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是来找你了,不过爸爸已经把他带回家了。”

  楚宣宁舔了舔嘴唇,“好吧,既然他回去了就好。”

  “唉,宁宁,”楚濂叫了她一声,“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楚岳,不过他还是挺想你的,你什么时候回去跟家里人聚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