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14章谣言害人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6 2020-09-26 21:40:03

  “暂时不回去,”楚宣宁说的理直气壮,“我这样挺好的。”

  “行吧,有什么麻烦跟大哥说。”

  楚濂也不再过多强求,听楚宣宁说的把车开到离学校三百米的地方以后就放她下去了。

  楚宣宁一直看着楚濂的车牌号离开她的视线才迈步往学校去,学校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迎面走来好几个人跟她打招呼,不过像表面那么平常就好了。

  深夜,B医大学校表白墙上有人爆料,校花楚宣宁其实是资深的海王,现在据说还被很有钱的富豪包养着,还贴出了楚宣宁从迈巴赫上面下来的照片。

  被楚宣宁迫害的男生有很多,其中包括众多B医大女生的梦中情人学长莫秦。

  不过短短几分钟,几乎所有学生都知道了这件事,还有一些年轻的老师也有所听闻。

  “怎么办啊?”杨苏苏摇着楚宣宁的手臂,脸上尽是急迫,“昨天夜里都传疯了,都说你品行不端,就连交换生的名额都是用不正当的手段换来的。”

  楚宣宁昨天没怎么睡好,头都昏昏沉沉的,杨苏苏这一来她就更晕了,“等一下,先别急。”

  “怎么不急啊?”杨苏苏皱眉,“都说的这么过分了,真是无语。”

  康晓静面色不善的看着论坛上越来越多关于楚宣宁的爆料,“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个机会,某些柠檬精当然要好好诋毁一下宣宁了。”

  “能不能找到爆料的人?”楚宣宁吸着奶茶里面的珍珠,问到。

  杨苏苏道:“早就问过了,表白墙账号的管理人怎么都不肯说出来是谁爆料的,生怕我们要报复她。”

  楚宣宁过了一会儿才说:“这个管理人倒是没猜错。”

  杨苏苏连奶茶都忘记喝了,“不会吧,你真要报复那个人?”

  “那不然呢,”楚宣宁笑道:“找出来以后道个歉握个手就没事了?我可不是那种轻易吃亏的人。”

  谣言发酵了好几天,楚宣宁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越来越多人觉得这些风言风语对楚宣宁来说是不是其实算不了什么。

  她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丝毫没有被影响。

  “你最近看了隔壁学校校花那件事没?”

  “B医大的那个楚宣宁吗?”

  “听说她在外面滥交,还被包养了。”

  “靠真是没想到,不过也正常,这种长的好看的女的一般都这样,不然哪来的钱买那些奢侈品啊?”

   Q大操场上,有几个男学生围在一起悉悉索索的讲话。

  突然,一阵巨响传来,一群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篮球撞到了身后的架子上。

  那个话最多的男生不耐烦的喊:“洛北垣,你发什么神经?”

  洛北垣弯腰捡球,起来以后拿在手里掂了掂,随后一个起势,球直接摔在了那个男生的脸上。

  “啊,不好意思,”洛北垣面无表情的说:“手滑了。”

  洛北垣下手很重,男生已经开始流鼻血了,等到反应过来打算找麻烦的时候,洛北垣已经不见了。

  “靠,部长,你讲讲理,”男生大喊:“那个洛北垣太肆无忌惮了。”

  “谁叫你说话那么缺德,一个男的嘴上还那么不留门。”体育部部长懒得理他,带着其他队员去另一个篮球场训练去了,边走还边跟副部长说:“你再去找几个厉害的来,把刚刚那几个换了。”

  “有必要吗?”那个男生摸了摸鼻子,不甘不愿的走了。

  洛北垣心情很不好,前段时间他配合篮球队练习,脾气好得很,今天突然发飙是别人没有想到的。

  作为世界知名的电竞明星选手,洛北垣跟他们之间本来就有一层无形的隔阂,他们也不敢惹他,只看着他一个人投了一个又一个的球。

  夜晚,激烈枪战的声音灌满了整个房间,雪宝百无聊赖的趴在角落啃骨头,洛北垣这边又开枪狙爆了一个人的头。

  “老大,今天怎么了?”宋晨有些弱弱的问道:“这才几分钟啊就灭了几队了,还给不给其他人活路啊?”

  洛北垣抛下四个字:“速战速决。”

  “真是这样就好了,”宋晨嘟嘟囔囔的,“你也是,我姐也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天天在房间里面生气,我都不敢找她。”

  洛北垣假装没有听见宋晨的话,一个劲的狙人,过了几分钟才问:“我们这假期还剩几天来着?”

  “我想想……好像还有一个月,”宋晨道:“对了,老大,你过几天是不是有篮球比赛?我们去看你吧!”

  洛北垣点了一下鼠标道:“随便你,但是不要乱来。”

  宋晨朗声道:“放心吧。”

  门轻轻的开了,楚宣宁探头看了一眼,里面黑漆漆的,应该是睡了,她松了一口气,这才偷偷摸摸的往房间里走。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楚宣宁被这声吓得一激灵,打开灯跟喝水的洛北垣正好撞个满面,“还没睡啊?”

  楚宣宁有些尴尬。

  洛北垣道:“没有,口渴了。”

  “哦~”楚宣宁拉长了尾调,把手里的书本放了下来。

  “你没事吧?”洛北垣突然问。

  楚宣宁有些奇怪,“没事啊,怎么了?”

  洛北垣摇摇头,“就问问。”

  既然楚宣宁本人都不在意的话,他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等洛北垣回房间以后,楚宣宁才松了一口气。

  篮球联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虽然楚宣宁的种种谣言还是令人在意,但迫在眉睫的还是准备好比赛。

  不过谣言传播广泛,楚宣宁的辅导员也已经知悉了,还专门找了她过去谈话。

  “最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楚宣宁的辅导员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楚宣宁之前怼过的那位辅导员跟她关系不错。

  “知道。”

  辅导员很不悦,“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楚宣宁道:“没有,没做过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

  辅导员被她气笑了,“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你怎么解释那辆豪车?我知道你家庭情况最多算一般,不可能买得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