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34章隔阂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9 2020-10-21 21:03:36

  说是说网红店,不过味道还是可以的,楚宣宁尝了以后感叹道,虽然没有这么惊艳,但也不辜负这店子的高评分。

  “怎么样?”店长笑眯眯的问道,因为洛北垣的太多了所以现在还没有做出来,他就问在场喝到的楚宣宁。

  “很可以啊,”楚宣宁道:“不过奶盖的味道可以不要这么浓,反而盖住了其他味道。”

  店长说:“那就多谢这位小姐的建议,我们会根据建议做出改进的。”

  这位店长态度很诚恳,楚宣宁对他挺有好感的,她也觉得这家奶茶店可以做起来。

  楚宣宁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对洛北垣和店长说:“谢谢你们今天带我走后门,我还有一点事,就先走了。”

  她有些急迫的样子,店长本来还想问几个问题也只能作罢,等楚宣宁离开以后,他才意味深长的对洛北垣说:“这位小姐很漂亮啊,不是普通的朋友吧?”

  “想多了,”洛北垣道:“我们现在就是朋友而已。”

  “行行行。”店长笑着喝了一杯茶,没有再问。

  等洛北垣拿着一大袋东西开车回俱乐部的时候,他居然又在附近看到了楚宣宁,她坐在环树的木椅上,捧着奶茶盯着一处地方看,远处只有一群老太太在跳广场舞。

  洛北垣没有多想,估计她现在也不是很想跟熟人偶遇的样子,索性就直接走了。

  楚宣宁的本意的确是看看老太太们跳下广场舞,可是她在回去的出租车上看到陈航的朋友圈,身为高中校友,楚宣宁也有他的联系方式。

  陈航发了一张照片,在酒吧里面一群男男女女尽情跳着舞,宋晚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坐在角落里喝橙汁,窘迫极了。

  楚宣宁看见这张照片就气不打一处来,当下就决定去朋友圈下面定位的酒吧。

  酒吧里五颜六色的灯柱打在宋晚的脸上,她再一次握紧了手中的玻璃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着陈航到这里来。

  看着跟其他女人贴身热舞的陈航,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陈航注意到了她的尴尬,捋了一把头发之后走了过来,“怎么不过去跳舞?”

  宋晚勉强笑了笑,说:“我不习惯,那些女孩子都是你的朋友吗?”

  陈航先是一愣,而后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好几声,“非要说朋友的话,也算吧,反正就是出来随便玩玩而已,我今天可是特意带你出来玩的,你不给我面子啊?”

  宋晚指尖一颤,道:“没……没有。”

  陈航蹙眉,“既然没有的话,你怎么一杯酒都不喝?”

  宋晚还没来得及说话,刚刚跟陈航一起跳舞的那个化着烟熏妆女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哟,航哥,这就是你说要带过来的那个朋友啊?怎么这么放不开啊,像上个世纪的女学生一样,还不如跟我们一起玩呢。”

  “别这么说,”陈航的声音无论对谁都是这么温柔,“她只是有点怕生而已,熟了之后就会好了,是吧,宋晚?”

  在陈航温柔的注视下,宋晚迟疑的点了点头。

  “那是我唐突了,”烟熏妆吸了一口烟,缓缓吐了出来,“那这位妹妹就喝了这杯酒,算我给你赔罪了。”

  陈航也默认的看着宋晚,同时把一杯鸡尾酒推到她面前,“喝吧,这个度数不高的。”

  宋晚低头看着那杯酒,过了几秒之后赴死般的拿起了酒杯,就准备仰头喝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扣住了宋晚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

  “宁……宁宁?”宋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此刻惊讶的也不止宋晚,陈航也是有些诧异,“楚宣宁?好久不见啊。”

  要说楚宣宁和陈航的纠葛也有些渊源了,高中的时候,他们俩角逐第一二名,楚宣宁因为楚玉成的承诺,在高考的时候直接超了陈航几十分。

  她现在还记得,毕业典礼上陈航那吃了屎的表情。

  楚宣宁没理他,面色不善的夺过宋晚手里的酒杯,重重的搁在了玻璃桌上,“喝什么喝?不知道自己酒精过敏啊?”

  听到楚宣宁的话以后,陈航脸色一变,随后才有些好笑的双手环臂。

  宋晚自知理亏的垂下了脑袋。

  “原来你酒精过敏啊,”烟熏妆不屑的“切”了一声,“这样的话那你来酒吧干嘛,故意找事啊,真的,没想到那么弱鸡,那你还不快回去,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可不要碰瓷我们,是你自己藏着掖着不说的。”

  宋晚虽然在陈航面前不善言辞,但说到底也不是好惹的,刚想站起来理论,就被楚宣宁一只手按了下去,另一只手拿起刚刚那杯酒就泼到了烟熏妆脸上。

  “这杯酒送给你回去学学怎么说话,”楚宣宁看着她,冷笑道:“还有,少抽点烟,嘴巴太臭了。”

  “你疯了吧!”烟熏妆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后就准备冲过去找楚宣宁麻烦,却被陈航拦住了。

  “你这样让我很难看啊,”陈航还是笑着,看不出情绪,“她毕竟是我朋友。”

  楚宣宁歪头,“那麻烦以后你很你的‘好朋友’抱好团,不要过来祸害别人好吗?”

  “你搞清楚,”陈航坐了下来,“可不是我求着她来的。”

  “那麻烦你说清楚OK?”楚宣宁不甘示弱,“不要对别人没意思还吊着,你算个男人吗?”

  陈航说:“可不是我想吊着的,只要我想,都不用招手的,你朋友就屁颠屁颠的来了,倒是挺有趣的。”

  “你!”楚宣宁往前走了一步,却被宋晚拉住了,她不悦的回头去看,宋晚对她摇了摇头,“走吧,别惹麻烦了。”

  楚宣宁自知在这方面宋晚是理亏的,她活了二十年也没有见过对男人这么穷追不舍的,说尽了又没用,只好带着宋晚离开了酒吧。

  两人走在酒吧外的小巷子里,只差一步就能到马路边,楚宣宁却突然发作,甩开宋晚的手,怒道:“宋晚,你是不是犯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