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49章旧识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5 2020-11-05 21:31:46

  “小姑娘,那你可高看我了,”杨苏苏口里的欧医生早就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并且过来了,“楚宣宁这脚伤,还是要去大医院看看。”

  “啊这么严重啊!”杨苏苏担忧的很,“怎么会这样?”

  杨苏苏和欧医生跟着带楚宣宁去医院的洛北垣身后走。

  欧医生随意道:“不严重就来了鬼,楚宣宁也是厉害,都说了不能剧烈运动还来参加运动会,看来是要截肢咯。”

  她说的随性的很,任凭谁都不会把这番话当回事,可是神色紧绷的洛北垣居然在移动时饱含怒气的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直接让欧医生后面的话都忘记说了,心里的震慑不是假的。

  “欧医生?欧医生?”杨苏苏疑惑的喊了她好几声才堪堪让欧医生回过神来。

  她吞吞吐吐道:“怎、怎么了?”

  “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吗?”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到了学校的停车场,洛北垣也已经把楚宣宁放进了副驾驶。

  “我就不去了吧,”欧医生看着洛北垣的背影后退了几步,“祝你们加油。”

  杨苏苏不解的挠挠后脑勺,上了洛北垣都车。

  “还可以吗?”车缓缓开了出去,楚宣宁的脚踝虽然很疼,不过意识还在。

  “挺疼的。”楚宣宁的声音微颤,可以听出的确很疼,不过她还是勉强笑了一下。

  “不错,”洛北垣声线平淡,“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开玩笑,看了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

  向来喜欢搭话的杨苏苏现在可是一句话都不敢讲,她小小的缩在后座,努力隐藏自己的存在,也不知道向来和顺的洛北垣怎么就有些可怕了。

  楚宣宁倒是觉得很稀奇,她很少见洛北垣还有这样暗中嘲讽人的时候,不过伤处实在是让她无法再开出一句玩笑。

   B医大身为百年名校,早就和历史悠久的京雅医院达成了战略合作,所以京雅医院大楼离B医大并不远。

  到了医院门口,洛北垣问了句:“会开车吗?”

  “啊?啊?”杨苏苏后知后觉的才发现是在问她,“前两天刚拿了驾驶证。”

  洛北垣把车钥匙扔给杨苏苏,二话不说的背着楚宣宁下了车,顺便说道:“车交给你了,开去停车场。”

  还没等杨苏苏回话,洛北垣已经背着楚宣宁走远了,她看着手里奔驰大G的钥匙,心肝都在颤抖,天呐,这车钥匙能抵B市一套房了好吗。

  因为无法判断她是不是伤到了骨头,所以在楚宣宁的建议下,洛北垣带着她去了急诊外科。

  急诊外科的医生本来还在悠哉悠哉的喝茶,看见洛北垣像阵风一样的冲进来,差点没把嘴里的茶叶吐出来。

  “医生,她的脚受伤了。”

  洛北垣的声音虽然急,不过还是轻而缓的把楚宣宁放在了凳子上面。

  整个到急诊外科的过程,楚宣宁一直捂着脸,妈呀,好像有点尴尬。

  “我看看。”医生蹲下身子,掀开楚宣宁的裤脚看了一眼,脚踝已经肿的老高了。

  医生轻轻捏了捏楚宣宁的伤患处,一直捂脸的女人痛的嚎了一声,医生这才看见了她的脸。

  面目俊朗的医生蹙眉问:“楚宣宁?”

  楚宣宁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挥了挥,打着哈哈道:“嗨,好久不见。”

  医生本来敬业的态度一瞬间就转换了,他好整以暇的看着楚宣宁,说:“没想到啊,我居然有一天能在急诊碰到你。”

  楚宣宁呵呵一笑,“我也没想到。”

  “所以你们是在叙旧吗?”洛北垣的声音突兀的插进来,“医生,麻烦您快点判断可以吗?还有病人,你的脚不痛了?”

  楚宣宁本就有些心虚,洛北垣这一问,她声音微弱道:“那还是痛的。”

  医生怪异的看了她一眼,问:“男朋友?”

  楚宣宁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朋友而已。”

  洛北垣的舌头在口腔一侧顶了一下,看着两人没有说话。

  “楚医生,”楚宣宁道:“麻烦您快点遵守医德给我看看吧,不然我就要疼死了。”

  楚洛白了楚宣宁一眼,道:“没什么大事,就是痛的厉害了点,放心吧,没有伤到骨头,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照个片吧。”

  洛北垣听了以后,立马把楚宣宁扶了起来,打算去CT室。

  “对了,”楚洛不忘再加一句,“这么久不见了,有空吃个饭吧。”

  虽然楚宣宁疑惑他为什么不在微信上说非要当面讲,不过还是点头同意了。

  洛北垣现在的脾气算不得好,在扶楚宣宁去CT室的路上始终不发一言,向来敏感的楚宣宁因为脚伤居然也没发现。

  洛北垣陪着楚宣宁上上下下的折腾了许久,还打了一针止疼针,去医生那开了药才好,楚宣宁看着忙来忙去还垫付钱的洛北垣,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她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愧疚道:“真的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

  洛北垣手里还拿着几盒药,听见楚宣宁这么说以后微微叹气,蹲下来视线与她齐平,眼神很温柔。

  “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吧,”洛北垣淡淡的说:“记得我的好就行了。”

  “我会的!”楚宣宁急于保证,三指并拢都开始发誓了,“我保证我会记得的!”

  洛北垣道:“好好好,你别急。”

  他看了看外面已经漆黑的天空,问:“可以回去了,你要不要跟你的朋友道个别?”

  明白洛北垣是在说楚洛,楚宣宁没忍住笑出了声,“他算哪门子朋友啊?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按年龄算的话,比楚濂小,算是我二哥吧,不过他从小跟他妈妈一起住,跟我爸爸也不亲,我爸爸那人啊,估计现在我不认识的兄弟姐妹还有一大堆呢,我跟楚洛也是因为专业相同才渐渐相熟的。”

  不知道为什么,楚宣宁这样说了以后,洛北垣心里居然诡异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说:“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直接走吧,太晚了对你朋友也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