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52章私生女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6 2020-11-08 20:15:14

  “我也真是闲的告诉你我今天晚上没事了,”洛北垣靠在玄关上看楚宣宁那个馋猫样子。

  “嘿嘿,那我赚了呀!”楚宣宁招呼他过来,“我跟你说,这家的烤鸭真的绝了,你没吃过真的非常可惜。”

  “不用了,”洛北垣拒绝道:“我在俱乐部吃了晚饭才回来的。”

  “啊?”他不吃的话楚宣宁觉得不好,“那我给你留一点吧,当夜宵也可以的。”

  “你自己留着吧,”洛北垣边说边回了房间,“没关系,算我自愿给你带的。”

  相处久了以后,楚宣宁才知道洛北垣其实吃的很清淡,晚上吃烤鸭那么油腻腻的东西其实也不好,所以她只好一个人独享了一只鸭子。

  吃着吃着不免有些忧愁,明天就是高中校友聚会的日子了。

  宋爸爸到了晚上十点还没有回家,宋妈妈急的半死,拖着宋晚在客厅等他,打电话也不接,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才回来。

  “你干什么去了?”宋妈妈因为急躁声音也大了点,“不知道打个电话回家吗?!”

  宋爸爸把公文包扔在沙发上,坐着低头不说话。

  “爸,怎么了?”宋晚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爸爸长叹一声,“我被批评了。”

  宋妈妈听到这句话以后就开始激动起来,好像宋爸爸已经面临失业一般,“你怎么了,工作上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领导针对你了?”

  宋爸爸说:“没有,今天记账的时候因为太困了所以打错了一个数,幸好被经理发现了,不然公司就亏损严重了。”

  “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宋妈妈急的跺脚,“那经理有没有说什么啊?”

  “就是把我叫去批评教育了一顿,”宋爸爸低下头,说:“但是我离开的时候听见经理跟他助理在讨论招新的问题。”

  宋妈妈侥幸道:“可能只是因为公司缺人了呢?”

  “我们公司五百强怎么可能缺人?!”宋爸爸突然就惊讶起来了,“裁人倒是有可能。”

  宋爸爸所在的公司是楚玉成帮忙进的一个外包公司,他在那里当一个小小的会计,工作稳定,工资也不错,可是他年级摆在那,工作上越来越不尽如人意了,只能退休。

  “那怎么办啊?”宋妈妈开始急了,“宋晚还在读书,宋晨还小,虽然打游戏赚了钱,可是我听说他最多25岁就得退役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家怎么办啊?”

  宋爸爸说:“宋晨赚的也不少了,等他退役以后晚晚也工作了,其实我也有退休的想法。”

  宋妈妈不甘心的推了宋爸爸一把,“那你就等着在家里混吃等死了?宋晚总归要嫁出去的,我们现在不赚多一点,将来宋晨去媳妇该怎么办……”

  在激烈的争吵声中,宋晚悄无声息的回了房间。

  “我真没什么事。”楚宣宁吃完烤鸭刚打算洗澡就接到了楚玉成的电话,本来是例行的关心罢了,可就是不知道她爸怎么偏偏要纠结她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挺好的,”楚宣宁说:“生活美满,学业繁忙,过得非常充实。”

  可楚玉成不信,“你总是报喜不报忧的,爸爸怎么会知道?如果你受了欺负,一定要告诉我知不知道?”

  “好好好。”楚宣宁敷衍道。

  “对了,”楚玉成声音突然压低了点,“你朋友他爸爸公司的老总跟我说他对工作越来越不上心了,他打算让他退休了,不过退休金还是很可观的。”

  楚宣宁苦恼,这两件事情堆在一起宋晚就肯定认为她是从中作梗的了,不过没办法,她也不能干涉别人的想法。

  “没关系啊,”楚宣宁不在意道:“别人公司的决定就尊重呗,我没意见。”

  楚宣宁的语气听起来很完美,楚玉成也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只能说了声“好。”

  明天的高中聚会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楚宣宁在半焦虑的状态中入睡了,第二天没等到闹钟响就醒来了,她懊恼的抓了抓脑袋,认命的起床换衣服。

  天气不错,楚宣宁给自己烫了个小卷,换上了冬天的第一件裙子,简简单单的吃完早饭以后就出了门。

  洛北垣起的比她还早,人影都没见到。

  聚会地点在市中心的某个饭店,其他同学都到的一个比一个早,只有楚宣宁打算踩点来。

  宋晚状态不是特别好,神色还有些厌厌的,桌子上的人已经讨论开了。

  “你们说楚宣宁怎么还没来?都等她好久了,不会爽约了吧?”

  班长不悦的说:“不会的,楚宣宁答应过我就一定会来。”

  “同学们,你们说我发现了什么?”

  说这句话的是当时他们班最喜欢讲小话的男同学,只见他把一本杂志拿出来放到了饭桌上,“你们看这是谁?”

  他拿的是一本财经杂志,这周的封面人物正好是楚氏集团新上位的执行总裁楚濂。

  “好眼熟啊,这个小楚总。”他们围在一起琢磨了一会,才惊讶道:“这不是高中的时候来参加家长会的楚宣宁她哥吗?!”

  “这个人是楚玉成的长子啊!我就说他们都姓楚,看楚宣宁刚入学那架势就知道她肯定不是什么小康家庭的。”

  “她居然瞒的这么好,”说不惊讶是假的,他们中间居然出来个楚家的女儿,“对了,高中的时候宋晚不是跟楚宣宁最好吗?宋晚,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宋晚本来在角落玩手机,只见桌上的人都望着她。

  她似是而非的说了句:“我倒是知道,可是宣宁不告诉你们是有苦衷的,她在楚家的地位实在是有点尴尬,你们知道楚董事长的夫人只生了楚濂一个吧。”

  他们当然知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楚宣宁的身份。

  “难道,”那个喜欢讲小话的说:“楚宣宁是私生女?”

  宋晚笑了笑,欲盖弥彰的不言不语。

  本来还在羡慕的同学们,脸上的神色倒是有些怪异了,如果是私生女,那跟别的可就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