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53章忧虑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2 2020-11-09 22:02:21

  “行了,”最后还是班长出来圆场,“我们别讨论这些了,本来就是一个高中聚会而已,知道别人的家事有什么好处吗?”

  毕竟都是成年人,心里再怎么好奇,也不应该大肆宣传,在座的人看了看别人的脸色,也不说话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楚宣宁就是在这诡异的气氛下缓缓来迟的。

  楚宣宁心里还有些惶恐,说是说中午十一点到,她踩点来的,谁知道其他人都到了啊。

  “终于来了啊,”班长站起来说:“大美女,快入座吧,我们都在等你了。”

  楚宣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在了隔宋晚还有两个座的地方。

  宋晚看着好像是焕然一新的楚宣宁,最近过得很不错的样子,手下的东西都被她捏皱了。

  然而她看见门口的那个人以后,眼睛倏然亮了起来,“陈航!”

  本来还在跟楚宣宁叙旧的人被宋晚的一声呼喊打断,不自觉的看着陈航。

  陈航神色淡淡的,说:“不是十一点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班长打着哈哈,“来早来晚也没什么关系,快坐吧,马上就要开席了。”

  除了楚宣宁,陈航是最后来的一个,座位也只有两个了,分别在楚宣宁和宋晚边上,陈航只看了一眼,就十分自然的坐到了楚宣宁旁边。

  楚宣宁头疼。

  “宣宁,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啊,”一个高中时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跟她寒暄,“我听说你大学在B医大,学医怎么样,好玩吗?”

  楚宣宁:“还可以,就是背的比较多。”

  “不过我是真没有想到宣宁会去学医,”另一个同学说:“我还以为你会去搞什么金融行业,坐办公室呢,毕竟也方便。”

  这人话里有话,楚宣宁也懒得去想他们是什么意思,随便敷衍了几句就没有再提。

  “宣宁聪明啊,”说话的是一个班上成绩不怎么理想但很是调皮的男生,“她脑瓜子那么灵光,医生这种职业不就最适合她了。”

  “他毕业以后没读书,去创业了,”楚宣宁身旁的女生小声跟她说:“听说创业搞得风生水起的,这次聚会也是他提议的,说起话来阴阳怪气,你别理他。”

  楚宣宁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对那个男生说:“不敢当,学医跟聪不聪明没关系,只要有想法就行。”

  那个男生脸色并不好看,楚宣宁就没有再说。

  “陈航呢?”他把话题引向别人,“你毕业以后应该是去家里的公司吧?”

  陈航高中时是学校有名的富家子弟,还没驾驶证就开起了名车,那些小姑娘迷他迷的要死要活,别人自然也知道陈航家里有个不小的公司了。

  “那是当然的啊,”还没等陈航说话,其他人就插嘴道:“陈航那么有商业头脑,肯定毕业以后去家里帮忙咯。”

  陈航冷笑一声,说:“别乱说,连我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他呛人的毛病别人都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人去计较。

  那个喜欢讲小话的男生索性说:“陈航家里虽然好,比起楚家可是逊色了些。”

  谁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没眼力见的提起楚家,都下意识的转头看楚宣宁反应,只消这一动作,楚宣宁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说的不错,”陈航说的很自然,“比起楚家是算不了什么,不过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桌上有人把眼光放在了创业的男生上面,问:“听说你最近跟楚家有项目上的合作吧。”

  “没有没有。”他笑着摆手,“合作说不上,只是有幸见过楚董事长一面而已。不过我倒是希望以后有机会合作。”

  说完以后,他望向了楚宣宁,楚宣宁一脸认真倾听的模样,根本没有表达的想法,难道楚宣宁真的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私生女吗?

  楚宣宁当然感受到了别人的视线,她才不会说什么,本来家里公司的事情跟她就没什么关系。

  “话说,宣宁你跟宋晚你们怎么没有坐一起啊?”一个女生惊讶的说:“你们不是关系很好的吗?我之前还在宋晚朋友圈看的你们的合照,刚刚宋晚不是还说了……”

  女生还想说下去,却被身旁的人打断了,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嘴坐了下来。

  宋晚和楚宣宁都没有接话,不过宋晚刚刚到底说了什么,楚宣宁看了她一眼,宋晚低头不肯回答,她很清楚那代表什么,宋晚有点心虚了。

  “不说这个了,”班长说:“我们吃饭吧。”

  俱乐部大厅里,路南一脸忧愁的看着洛北垣,“宋晨那小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几天不吃饭了,天天训练到通宵,这样下去,我怕他身体受不了。”

  “跟我说有什么用?”洛北垣调试着他的外设,说:“我又不是心理医生,那么大的人了,难不成还在叛逆期?”

  “队长!”路南劝道:“可是宋晨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明明挺阳光一个男孩子啊,难道失恋了?”

  洛北垣无奈叹气,“你自己去开解一下他吧。”

  其实洛北垣倒真不是因为楚宣宁和宋晚的恩怨而牵连宋晨,但是他是真不喜欢宋晨这种怨天怨地的想法,光训练还是比赛已经够忙了,队员的心理问题他也不想干涉。

  路南见洛北垣不想管,也只好离开了。

  “兄弟,你别这样了,”路南看着一味训练的宋晨说:“再拼命难受的也只是你自己。”

  宋晨问:“队长呢?”

  “哎呀!”路南猛地站起来,“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问队长干什么,难不成你跟队长有什么恩怨情仇吗,兄弟啊,你咋了!”

  宋晨蜷缩着身子,淡淡道:“你不明白,我感觉我惨了。”

  “你生病了吗?”路南的声音顿时柔和下来,“没关系,不管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们,我们一起度过难关,你说吧,我承受的起。”

  宋晨有些无语,他支起身子,道:“我能有什么病,我好的很,滚滚滚,懒得跟你说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