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55章凶险一刻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05 2020-11-11 21:15:59

  洛北垣眼神专注,似乎并没有发现朝他这里看的楚宣宁,楚宣宁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好了起来,给他发了条微信。

  楚宣宁:【抬头往左边看看。】

  手机响起提示音,洛北垣拿起一看,果然抬头了,楚宣宁一直注意着他那里,看到洛北垣视线转过来的时候激动的挥了挥手。

  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了楚宣宁的这一举动,看见洛北垣以后才惊讶了一瞬,“不会吧,那是宣宁的男朋友吗?”

  楚宣宁知道他们误会了,赶紧说:“不是不是,朋友而已。”

  【你怎么在这?】洛北垣问。

  楚宣宁:【同学聚会,唉心累。】

  【怎么不走?】

  【我也想,不过提前离开太不礼貌了。】

  楚宣宁发完这句以后,洛北垣没有再回,他收起手机,缓步走了过来。

  楚宣宁不知道他想干嘛,一时间呼吸都屏住了。

  “怎么来这里都不告诉我?”洛北垣柔声问:“怪不得你今天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他在说什么啊?楚宣宁瞪大眼睛,难道是我自己记错了吗,明明刚刚还问了,还有,他这脸宠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你、你在……”楚宣宁才刚伸出手就被洛北垣握住了,“如果早知道你今天要来聚会我就送你了,对不起。”

  楚宣宁:?!

  她想问到底怎么了,却被起哄声打断了,班长说:“宣宁,真想不到你已经名花有主了,还是个大帅哥,估计现在许多少男们的心都碎了。”

  楚宣宁心想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了一个男朋友,不过还是只能尴尬一笑,“哈哈我也没想到。”

  洛北垣倒是很正常的样子,继续对楚宣宁说:“我给你准备了喜欢吃的,跟我回去好不好?”

  楚宣宁现在回味过来了,洛北垣这是在给她找离开的理由呢。

  同学们也异口同声道:“既然你男朋友都这么真诚了,宣宁你就原谅他,跟他一起回家吧。”

  怎么说的我好像个渣女,楚宣宁欲哭无泪,但只好说:“好好好,咱们回家。”

  于是,在众人热情的注视下,楚宣宁和洛北垣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你刚刚差点吓死我。”走出门以后,楚宣宁小声对洛北垣说:“怎么都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洛北垣道:“如果提前说的话,那你惊讶的样子不就没有了?”

  “不管了嘿嘿,”楚宣宁道:“反正我们已经出来了。”

  到了停车场才发现,洛北垣车旁还倚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就是iWAR的战队经理,他看见洛北垣身旁的楚宣宁时还有些疑惑,“这位是?”

  “我朋友,”洛北垣道:“刚刚碰巧遇见的。”

  “噢噢你好,”战队经理道:“我是iWAR的战队经理。”

  楚宣宁笑了笑,也打了招呼。

  洛北垣送战队经理回家,回去的路上还顺便问了楚宣宁有没有什么想买的。

  楚宣宁思考了一番,才说:“我刚刚才吃完饭呢,不过可以去买一下夜宵。”

  “你吃那么多真的不容易胖吗?”洛北垣真诚发问。

  “虽然问女孩子的体重很不礼貌,”楚宣宁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是狂吃不胖的体质哈哈哈。”

  很自豪的样子嘛,洛北垣点点头,“那就走吧。”

  楚宣宁选了一家甜品店,不容易胖果然什么都不怕,她去排队,洛北垣就在甜品店的座位上等她。

  本来甜品店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别人的谈话声,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尖叫,正在排队的男人倒了下来。

  楚宣宁赶紧冲上去看,患者倒在地上,脸色发紫,呼吸急促,还隐隐有断掉的趋势。

  “怎么回事?”洛北垣也连忙赶了过来,“已经打120了。”

  患者还有一位同行的友人,此刻吓得话都说不好了,“你是医生吗?他怎么了?”

  楚宣宁如实说:“暂时还不是,不过现在你只能相信我。”

  患者的友人狠狠心,道:“好吧。”

  楚宣宁在心里不断过着教科书上的知识,患者的呼吸越来越弱,眼看着就要不行了,突然,她咬紧了嘴唇,扯过一旁上前来观望的甜品店员的笔,就要往患者胸膛扎下去。

  “你这是干什么!”患者的朋友连忙想拦住她,“想杀人吗?!”

  洛北垣一言不发的拦住了他,额角滴下一颗冷汗。

  楚宣宁选择屏蔽外界的声音,不管不顾的快准狠的将水性笔插进了患者的左心房。

  在场的所有人连呼吸都停住了。

  过了不久,患者的呼吸渐渐恢复过来,救护车也在这时候赶到了。

  随行的医生看见这样子,轻轻的瞟了一脸严肃的楚宣宁一眼,跟着担架走了。

  “你得跟我一起去,”患者朋友拉住楚宣宁,“要是出了什么事,也好找你。”

  楚宣宁吐出一口气,洛北垣不悦的拉开了了那个人的手,对楚宣宁说:“我跟你一起去。”

  手术室亮起了灯,楚宣宁安静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洛北垣陪着她一起。

  患者的朋友也跟他的家人说了。

  洛北垣冷眼看着这个人,再次看向楚宣宁的时候才发现她的手一直在抖。

  洛北垣坚定的握住了楚宣宁颤抖的手,对她说:“你做的好,没事的。”

  楚宣宁报以他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没事。

  患者家属来的很快,跟朋友交谈了几句以后,也不赞同的看了楚宣宁一眼。

  “应该还是学生,”患者朋友说:“也不知道可不可信。”

  患者家属抿嘴,并没有交谈的意思。

  过了将近两个小时,身穿手术服的医生才疲惫的走出来,“患者已经脱离危险了,还要去重症病房观察一下。”

  患者家属这才松了一口气,医生走向楚宣宁,严肃问:“胸腔闭式引流,你做的?”

  洛北垣蹙眉,楚宣宁缓缓点了点头。

  医生笑起来,“做的很好,幸亏有你,不然患者可能救不回来了。”

  听完这句话,患者朋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家属差不多要叩首感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