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60章接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06 2020-11-16 19:14:49

  超市的营业员奶奶给楚宣宁泡了一杯热茶,楚宣宁接过的时候那种温度差点把眼泪水烫出来了,“谢谢奶奶。”

  “不用谢,姑娘,”营业员奶奶坐在楚宣宁对面,十分慈祥的看着她,“这么冷的夜,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啊?冻坏了吧?”

  楚宣宁捧着茶杯,“我还好,谢谢奶奶收留我。”

  她不肯说自己为什么在外面,营业员奶奶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这种日子能碰见人很不容易了,有人来接你吗?”

  楚宣宁点点头,“我朋友会来。”

  外面风呼啸而过,楚宣宁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祝含在夜里跑了很久,整个小区都找遍了都没有楚宣宁的踪迹,她累的够呛,却一刻也不敢停下来,她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打算重新跑出去找人,腿一软差点摔倒。

  一个人拉住了她的手,祝含感激的抬头一看,是一个年轻男人,“阿姨,没事吧?”

  洛北垣接到楚宣宁电话以后就赶了过来,差不多到超市门口的时候看见了祝含,他索性拉了一把。

  “没事没事,”祝含说:“谢谢你啊,小伙子。”

  两个人看上去都很急,洛北垣点了点头就走了,祝含也成功路过了有楚宣宁的那个超市。

  超市的玻璃门被推开,一阵寒风涌了进来,楚宣宁被冻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就看见了喘着粗气的洛北垣。

  “走吧。”洛北垣说。

  楚宣宁惶恐的站起来,“你怎么来的那么快?”

  洛北垣道:“回车上再说。”

  楚宣宁临走的时候把喝干净的茶杯还给了营业员奶奶,“奶奶,真的谢谢你,祝您春节快乐。”

  营业员奶奶笑起来,道:“再见,姑娘,也祝你春节快乐。”

  洛北垣拿着楚宣宁的行李箱放到了车上。

  车上暖气开的很足,很快就把楚宣宁身上的寒气消耗殆尽了,她舒服了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来找你妈妈的吗?”洛北垣边绑安全带边道:“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楚宣宁扣着手上的倒刺,沉默了很久,久到洛北垣都以为她不会说了,楚宣宁才出声。

  “我妈妈组建的新家庭,”楚宣宁的鼻音很重,腔调都有些奇怪,“她没有告诉我,我一回家就看见了她的新丈夫,还有那个男人的儿子,其实我不介意的。”

  她急迫的看向洛北垣,像寻求肯定一般,“我妈妈单身了这么多年,肯定很寂寞,我也想她重新找一个能过日子的,只是,她不能不要我。”

  楚宣宁的眼泪掉下来,“我只有一个妈妈了,我爸爸有很多孩子,我是他唯一的女儿,所以他对我好,可妈妈只有我,但是现在她也有了一个新儿子,她不爱我了。”

  “你知不知道,我连房间都没有了,改成了她新儿子的儿童房,妈妈的家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楚宣宁的话音刚落,车内一片寂静,洛北垣用那样伤感的眼神看着她,楚宣宁的眼泪婆娑,眼睛已经肿起来了。

  车上没有纸,这是洛北垣比较粗心的地方,他伸出手凑过去用指腹温柔的抹去了楚宣宁的眼泪,他说:“会有很多人爱你,楚宣宁,不要伤心。”

  “谢谢你。”楚宣宁虽然还是很伤心,但是毫无疑问的洛北垣的话安慰到了她。

  “宣宁不见了,”这是祝含同一天第二次给楚玉成打电话,声音还急躁,“你不是人脉很广吗,为什么不找她?”

  楚玉成很平静,“宣宁被人接走了,放心吧,是她朋友。”

  祝含这才松了一口气,后面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楚玉成道:“我一直找人跟着她,能不知道吗?”

  “你的人跟着她?!”祝含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几个度,“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在外面受冻?”

  “如果我出面,”楚玉成理所当然,“那么宁宁就会知道这件事情有我从中作梗,你觉得她还会安心跟我回家吗?”

  “楚玉成!”祝含暴怒,“你为什么那么自私?”

  “我自私?”楚玉成以为自己听见了非常好笑的事情,“那比得上你吗?我能给宁宁最好的一切,她现在学医,我可以帮她找最好的工作,就算不想工作也有我养她,我在宁宁眼里建立的好父亲形象不能受到损伤。”

  “而你,祝含,”楚玉成的声音仿佛惊雷一般劈在祝含心里,“就你那一个月五千块钱的工资能干什么?你还不如跟着你的丈夫和新儿子好好过日子呢!”

  楚玉成毫不留情的切断了电话,祝含在原地痛的仿佛胃痉挛一般,她知道,楚玉成说的都是真的,她什么都没有办法辩驳。

  祝含的丈夫在客厅等了她很久才听见开门的声音。

  “宣宁找到了吗?”他问。

  祝含疲惫的摇了摇头,“豆豆呢?”

  男人说:“睡了。”

  说完,他又忍不住道:“叫你让豆豆先跟我们一起睡,你非要改成儿童房,现在宣宁生气了吧,要我是她,我也不开心。”

  “我没有办法,”祝含喃喃道:“没有办法。”

  她独自一个人进了房间,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

  “话说,”楚宣宁问:“你怎么那么快就过来了?”

  “也是赶巧,”洛北垣道:“我正好在Q市附近,接到你电话就过来了,路上还闯了一次红灯,幸好这种日子也没什么交警,我只能在改天自动去扣分了。”

  “谢谢你,”楚宣宁的情绪又开始低落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好了。”

  “说那么多废话,”洛北垣的声音却是温柔的,“不用了,反正我也是一个人过年。”

  楚宣宁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那个,”洛北垣试探道:“你要不要跟你家人报个平安,你这样出来,她可能会担心。”

  “我不知道,”楚宣宁微弱道:“以前她肯定会担心,只是现在我不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