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61章发烧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04 2020-11-17 20:46:07

  洛北垣心里总觉得可能楚宣宁的妈妈不是那样的人,可她现在这样,自己也不好劝,只好说:“你自己决定就行。”

  楚宣宁窝在副驾驶上,没有再说话。

  洛北垣住在Q市附近的酒店,他本来想给楚宣宁订一间房,又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

  “要不你睡床我睡沙发吧?”他问。

  “沙发不会很难受吗?”楚宣宁思来想去,还是道:“要不我还是重新住一间吧,我一个人惯了,不会出事的。”

  “不说了,”洛北垣有些强硬,“就按我说的来。”

  主要是,他有些害怕楚宣宁出事。

  楚宣宁见洛北垣自己都这么坚持了,她也没有再反对,提着行李箱睡到了那张大床上。

  洛北垣顶的套房很大,还有一个客厅,沙发就在客厅里,床在离客厅几步的房间里,有什么动静他都能感觉到。

  楚宣宁惴惴不安的洗完澡躺到了床上,整个房间徒留一盏小夜灯,楚宣宁盯着那盏夜灯,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她其实不相信祝含会突然变了一个人,可是一切都太突然了,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只顾着伤心了,现在冷静了点,她想着,会不会祝含是有什么苦衷?

  等过完这天,她应该要再回去一下,其实,豆豆也挺可爱的。

  这样想着,楚宣宁拿起手机给祝含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地方住了,发完以后赶紧关了机,闭上了眼睛。

  洛北垣又接到了他爸的电话。

  他看了房间方向一眼,拿着手机去了离房间较远的阳台。

  一接通,他爸暴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洛北垣!胆子大了是不是,我要你回家过年你是怎么听的,还一声不发的去了Q市,你是不是不认这个家了?”

  他爸在洛北垣面前有时候真的不像一个运筹帷幄的大老板,时不时就发火,洛北垣也习惯了。

  “我有事。”他说。

  洛爸强行压抑暴躁的情绪,道:“你什么时候跟楚玉成勾结到一起的,他怎么就成为你俱乐部的新股东了?”

  洛北垣笑了一声,把手搁在阳台栏杆上,有些闲适道:“我怎么知道,俱乐部的股东来来去去,又不归我管。”

  洛爸被气笑了,他说:“你不可能永远都像现在这样脱离我的掌控的。”

  说完就挂了电话。洛北垣在阳台上待了一会儿才进房间。

  套房里静悄悄的,总有些不一般的寂静,洛北垣走过去敲了敲楚宣宁的房门。

  “楚宣宁?”

  她没应。

  要换做是以前,洛北垣肯定会以为是楚宣宁睡了,但是今天不一样,她刚刚还吹了冷风。

  洛北垣喊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回应,他稍微蹙眉,推开门走了进去。

  “楚宣宁?”

  楚宣宁在床上躺着,很安静,但就是不回答,洛北垣跑过去,发现楚宣宁的脸已经不正常的红起来了,用手一探,她额头很烫。

  洛北垣抿嘴,掀开楚宣宁的被子把她抱了起来,驱车去了附近的医院。

  即使在这样的日子里,医院也还是有很多人。洛北垣已经是第二次送楚宣宁来医院了,显得驾轻就熟的,直接就去了急诊。

  急诊医生给楚宣宁量了温度,瞄了一眼才告诉他,“38度,去吊水吧。”

  医院床位不多,洛北垣耗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一张床,交钱之后,护士才来给楚宣宁吊水。

  楚宣宁烧的浑浑噩噩的,嘴里在喃喃自语,护士走后,洛北垣凑近一听,发现她嘴里念的是不想去医院。

  洛北垣啼笑皆非,心想着已经晚了,顺便把楚宣宁微凉的手放进了被子里。

   B市,楚家宅子里,楚玉成还有楚濂、楚岳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桌上有不少的珍馐美味,可吃的并不是滋味。

  楚玉成中途去接了两个电话,回来脸色更不好看了。

  “爸爸,”楚岳怯生生的说:“姐姐不回来吗?”

  听到这话,楚玉成的脸色才好了点,他对楚岳说:“放心吧,你姐姐马上就回来了。”

  楚濂还不明白事情原委,问:“宁宁不是去祝阿姨家过年了吗?”以往也一向如此。

  楚玉成冷笑一声,道:“你祝阿姨组建了新家庭,有了个新儿子,自然也不把宁宁放在心里了。”

  “什么?”楚濂很惊讶,“怎么会这样,那宁宁现在在哪?”

  “她去酒店了,”楚玉成不想再提,“吃饭吧。”

  楚濂心里总觉得奇怪,可就是说不出来,祝含他曾经见过,在楚宣宁高中家长会的时候,她明明来了可就是不进去,还嘱咐自己不要告诉楚宣宁,楚濂自小没有母亲,所以也有些羡慕楚宣宁,祝含怎么就这样了呢?

  楚濂抱着这样的疑惑,跟楚玉成他们一起吃完了饭。

  楚岳一直低头吃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宣宁还没睁开眼就闻到了医院的消毒水味,她皱了皱鼻子,缓缓睁开眼就看到了床边已经趴着睡着了的洛北垣。

  她心下一震,心想着自己好像又麻烦洛北垣了。

  护士刚刚来给她换过一瓶水,注射的那只手已经麻了,她稍稍动了动,洛北垣听到动静以后就醒了过来。

  “你醒了。”洛北垣用掌根揉了揉太阳穴,伸出另一只手摸了一下楚宣宁的额头。

  “奇怪,”洛北垣道:“明明不烧了为什么脸还是那么红?”

  楚宣宁用被子遮住了半边脸,瓮声瓮气道:“我没事了,谢谢你。”

  洛北垣吐出一口气,靠在椅子上,“你昨天晚上发烧了,叫你也没动静,以后如果感到不舒服就说知道吗?”

  “对不起,”楚宣宁很愧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以前体质挺好的。”

  洛北垣说:“你前一段时间刚受伤,昨天又在冷风里面走了那么久,不发烧才怪了。”

  楚宣宁盯着一滴一滴往下掉的水,轻声说:“又是你帮了我,洛北垣,有时候我觉得宋晚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让我认识了你吧,才不会让我孤单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