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62章仙女棒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04 2020-11-20 20:50:33

  洛北垣没说话,他揉了揉楚宣宁的脑袋,轻声说:“好了,休息吧。”

  楚宣宁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我才睡醒。”

  嘴唇还有些苍白,洛北垣看着楚宣宁突然笑了一声,站起身来道:“我去给你买个早餐。”

  他走后,楚宣宁看着闭紧的门,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有些虚弱的拿起手机,这才发现祝含已经给她发过消息了,就一句。

  “没事就好。”

  看着那句话,楚宣宁鼻子又酸了,她用力擤了擤鼻子,抱住了胸前的那团被子。

  一直到傍晚时分,楚宣宁才和洛北垣从医院出来,街上张灯结彩,树梢上也挂了霜,到处都是过年的喜庆。

  她埋在围巾里呼了一口热气,洛北垣来到她的身旁,问:“现在是想回去还是干嘛?”

  楚宣宁闷声说:“我想吃红烧排骨了。”

  祝含做的红烧排骨味道最好,倒也不是多稀罕的东西,只是楚宣宁回来的少,红烧排骨便成了过年才会吃到的菜。

  洛北垣拿起手机看了看,说:“这附近好像有湘菜馆,就是不知道开门没有,我们去看看吧。”

  楚宣宁走的极慢,洛北垣走两步就回头看她,最后还是觉得无语就折回来抓住了她的围巾尾部,直接扯着往前走。

  “哎哎哎!”楚宣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走了,差点摔在雪地上面。

  洛北垣把楚宣宁塞进车里,直接开去了湘菜馆。

  刚上的才热腾腾的,冒的热气都模糊了楚宣宁的视线,她用手挥了挥,撑着脑袋看洛北垣。

  洛北垣把筷子搁在碟子上,说:“试试吧,虽然我没来过,不过看好评挺多的。”

  楚宣宁也实在是饿了,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细细品味之后才竖起了大拇指,“还不错。”

  虽然没有祝含做的那么好吃,不过味道也算上乘了。

  楚宣宁跟往常不一样,吃的很少,可能是因为感冒没什么食欲。

  “身为一个医生还像你一样经常生病,那也算够了,”洛北垣说:“以后好好注意身体吧。”

  “我也不想啊。”因为鼻子堵住了,连说话的腔调都有些奇怪,“谁滋道,就吹了点愣风就感冒了。”

  “好了,”洛北垣被逗笑了,“吃饭吧,别说话了。”

  楚宣宁憋屈的瘪了瘪嘴,继续吃饭去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饭馆上的电视机还放着晚会,老板吃着花生米津津有味的看着,楚宣宁又开始失落起来。

  “怎么了?”洛北垣发觉不对劲。

  “现在别人家的估计都开始聚在一起看晚会了吧。”

  洛北垣怔愣了一下,然后不屑道:“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想家了?”

  楚宣宁不回答,只是回头看他,“我问你,之前你回不回家过年啊?”

  洛北垣道:“很少。”

  岂止是很少,简直就是没有回去过,他一个人也感觉挺好的。

  他不想多提,而是问:“所以你要回酒店看晚会吗?”

  楚宣宁摇摇头,“还是算了,其实我每年也没怎么看过。”

  洛北垣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你在这等我一下。”他说完就跑了,楚宣宁还没来得及说一声。

  楚宣宁在原地把雪提成了一个小雪堆,然后又踩平,又踢散的,等洛北垣等了好久都没有看见人。

  “喂。”楚宣宁被喊了一声,还没往后看,余光就瞟见发光的什么东西出现在了耳边,依然看见看见发光线。

  她吓了一跳,捂着退后一步才发现是洛北垣手里拿着两根仙女棒,手已经冻的通红了。

  洛北垣的鼻头和手皆是通红,看着就冻的慌。

  “你去哪找的?”楚宣宁说实话有点惊喜,但是洛北垣的手还是令人在意,“怎么冻成这个样子了?”

  洛北垣举着仙女棒挥了两下,道:“这附近的卖仙女棒的都关门了,又不能买那种的大型的烟花,所以我找了好久才看见两根,还是老板买剩下的。”

  楚宣宁把自己手上的棉手套摘下来递给洛北垣,“那就顺便给我拿一下,你戴着也行,可不要冻僵了。”

  洛北垣顺其自然的接受了楚宣宁的心意,楚宣宁的手比他小,套进去的时候还有些撑的慌。

  冻手一接触热气,就产生一种密密麻麻的痒,不过这痒是热的,洛北垣也就不再管。

  楚宣宁接过,看着在黑夜散发光芒的仙女棒在手里燃尽,直到前端变黑,她这才对洛北垣说:“你干嘛跑那么远买这个呀?要是跟我一样感冒了怎么办?”

  “没事,”洛北垣说:“至少在这一天,让康复出院的楚医生感受到一点年味。”

  楚宣宁有些感激的看了洛北垣一眼,这才有些惆怅的说:“快乐总是一瞬即逝的,就像这跟仙女棒一样,才那么一点点。”

  “你到底哪里学来的这种酸溜溜的话?”洛北垣搓了搓手臂,“听起来怪可怕的。”

  楚宣宁吸溜一下鼻涕,说:“你干嘛这样,人家好不容易伤感一次。”

  她说完,才对着洛北垣说:“真的谢谢你。”

  “别这样,”洛北垣摆摆手,“太客气了。”

  楚宣宁没忍住笑了,她说:“我们回去看晚会吧。”

  两人把仙女棒丢进垃圾桶,才去停车场开车回去。

  楚宣宁和洛北垣在酒店的超市买了一大包零食抱回去,前台都有些目瞪口呆了,楚宣宁边吸鼻子边笑,终于在过年这晚实现零食自由了。

  “刚刚不是还没有食欲?”洛北垣是真实疑惑的。

  “啧,”楚宣宁白了他一眼,“饭跟零食是不一样的,你没有童年吗?”

  他也不明白楚宣宁说的这些跟童年有什么关系,不过楚宣宁既然这么说了,那就算正确的吧,他靠在电梯的不锈钢板上,拨了拨刘海。

  楚宣宁高高兴兴的去房间,最后还催促洛北垣赶紧打开门。

  怎么现在就莫名其妙的开心起来了,明明刚刚还挺伤感文学的啊,洛北垣摇了摇头,拿出房卡打开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