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63章无可奈何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08 2020-11-21 21:49:23

  晚会才过了两个节目,现在电视上面是一个资历很老的歌唱家在表演,楚宣宁也看的津津有味,嘴里啃着薯片,两腿盘在沙发上,眼睛看的发直。

  “她裙子真好看。”楚宣宁指着电视上那个女明星穿的流光长裙,“真衬身材。”

  洛北垣对这个也不清楚,只是沉默着看表演。

  歌唱家唱到某首老歌时,楚宣宁还会哼着唱两句,她唱歌出乎意料的还不错,唱老歌还是很有味道的。

  “我有个朋友去了分会场表演,是众多伴舞中的一个,她还挺厉害的。”楚宣宁东拼西凑的跟洛北垣聊起了天,洛北垣偶尔点点头附和她。

  “对了,”楚宣宁睁着眼睛看他,“你不是来Q市还有工作的吗?”

  其实洛北垣直到今天分部的事情还没完善好,其他工作人员包括装修公司也在忙,本来他应该过去监工的,可洛北垣见他们实在太累了,便做主放了一天假。

  不过,他手头也有一些事。

  “今天过年,”洛北垣说:“应该都没有人上班吧?”

  “也是。”楚宣宁这样想了。

  今年的小品并不好笑,最多只有一两个比较好笑的点,楚宣宁跟着台下的观众笑了几声,桌上满是果壳和垃圾,冷冰冰的酒店倒是有了点人气。

  洛北垣并没有被春晚所吸引,他已经数不清多少年没有看过晚会了,今年的也没有当年的味道了。

  只是楚宣宁的反应很有趣。

  楚宣宁这个人,总是常年笑着的,笑起来的时候嘴边还有浅浅的梨涡,神采飞扬的,索然无味的小品,在她看来也是堪比路易斯·卢米埃尔的喜剧。

  别人跳流行舞的时候她也会跟着摆动一下身体,点两下头,好像真的有多好看一样。

  不过,这些反应也不是真实的。

  洛北垣侧目看着楚宣宁,电话铃声来的时候响了两声才被听见。

  还没等他说,楚宣宁就赶紧道:“你去接电话吧。”

  洛北垣点点头,去了阳台。

  “北垣,”电话是石城打来的,“俱乐部好像出了点麻烦。”

  本来是过年,石城并不想打扰洛北垣,可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洛北垣蹙眉,“什么事?”

  石城说:“俱乐部有一个替补队员,不知道怎么的在赌场欠了很多债,这件事他瞒的太好,我们居然都没有发现,结果他欠了三百万以后失踪了,担保人写的是我们俱乐部的名字,现在追债的已经找上来了。”

  洛北垣问:“为什么不报警?”

  “本来是想报警的,”石城有些无奈,“现在麻烦的是,欠债的是楚玉成的人。”

  洛北垣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担保人写的是俱乐部,那个替补队员还欠了楚玉成的钱,如果扯破脸皮了也不好,他思来想去,还是对石城说:“我去跟楚玉成说一声。”

  楚玉成好不容易放了两天假,不过楚宣宁不在也不那么开心,洛北垣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惊讶。

  洛北垣做事丝毫不拖泥带水,他一接通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跟楚玉成说了。

  “啊……”楚玉成特意拖长了声音,“那看来你们俱乐部的那个小朋友也是不听话的。”

  “楚总,”洛北垣说:“现在不是你们俱乐部了,别忘了,您也算股东。”

  “你看你,”楚玉成笑说:“刚开始我说入股的时候你看起来还不情不愿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楚总,不是不情不愿,”洛北垣如实回答,“而是我在考虑。”

  “你这个小朋友,”楚玉成啧声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怎么那么严肃,好好好,我跟他们老板说一声,等你们找到那个小朋友了再交给他们。”

  “谢谢,”洛北垣语气诚恳,“麻烦楚总了。”

  “也不麻烦,”楚玉成说:“看在你照顾了宁宁的份上,她如今还好吧?”

  跟楚玉成联系他三句不离楚宣宁,还真是个女儿奴,洛北垣摇摇头,然后还是决定先不把楚宣宁发烧的事情说出去。

  “她还可以。”

  其实楚玉成想问还可以是什么意思,不过洛北垣这人一向不喜欢说别的,他也不想多做无用功了。

  “那就这样吧,”楚玉成说:“希望你照顾好我女儿。”

  “我会的。”

  洛北垣再回客厅的时候,电视上已经在唱“难忘今宵”了,楚宣宁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一包薯片。

  洛北垣笑了笑,拿起毛毯给她盖上了。

  早上的时候,楚宣宁还没起来,洛北垣就先去分部监工去了,结果在酒店下面遇见了一个人,就是那天接到楚宣宁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那位阿姨。

  祝含看着酒店东张西望的,并没有注意到洛北垣,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洛北垣这才觉得这位阿姨好像有点眼熟。

  洛北垣过去试探着喊了一声,“阿姨?”

  祝含听到是在叫自己以后回了头,然后就惊喜起来了,“是你啊,小伙子,你也在这个酒店住吗?”

  洛北垣点点头,问:“冒昧问一下,阿姨,您是不是来找楚宣宁的?”

  祝含惊讶的沉默了良久,才问:“小伙子,你就是宣宁的朋友吧?”

  洛北垣颔首,“是的,看您和楚宣宁长得实在是像,所以才记起来的,您要去看她吗?她还在睡觉。”

  “不用了,”祝含笑着说:“宣宁从小就是这样的,就喜欢睡懒觉。”

  祝含紧接着问:“她现在还好吗?”

  洛北垣呼了一口气,如实说:“她那天晚上受冻了,晚上发高烧去了医院,不过已经恢复过来了。”

  祝含听完以后,眼眶就红了,“都怪我,没有考虑好,不应该放她一个人出去的,幸好有你陪她。”

  “不要这么说,”洛北垣有些恳切道:“阿姨,如果你心里还是想着宣宁的,那为什么一定要逼她走呢?”

  祝含苦涩的笑了一声,“小伙子,有些决定总是无可奈何的,阿姨也是没有办法,只要宣宁过的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