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64章外婆

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 顾耐特 2015 2020-11-22 21:44:49

  “可……”洛北垣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不管怎么样,他也没有立场多说。“好吧,阿姨,您现在是想去看看她吗?”

  祝含摇头,“我还是不去了,既然知道宣宁没事就好了。对了,小伙子,”祝含把手里用布袋子抱着的一个保温壶递给他,“这是阿姨自己包的饺子和一份酸汤,你可不可以等一下帮我给宣宁?”

  “好的,阿姨,没问题。”洛北垣接过,立即答应。

  祝含不好意思的说:“就是阿姨做少了,只有宣宁一人份的,等下一次有机会阿姨再给你包。”

  祝含陡然的热气让洛北垣有些惶恐,连忙说:“阿姨,没关系,不用考虑我。”

  祝含看着洛北垣很满意的样子,一直连连点头,洛北垣有些拘谨,祝含这才说自己要走了。

  洛北垣看着祝含上了出租车朝自己挥了挥手才离开,只好回去又把保温壶放到酒店。

  楚宣宁醒来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洛北垣应该去工作了,只是电视柜茶几上还有一个保温壶。

  他以前从来不用这个装早餐的啊。

  楚宣宁心下疑惑,过去打开了盖子,一闻就知道了,是猪肉玉米饺的味道,下面那个是酸菜汤。

  她嗜辣又嗜酸,吃饺子的时候尤其喜欢配着酸汤,是只有祝含才知道的事情。

  楚宣宁被热气糊了眼睛,她含着泪抽嗒嗒的吃完了整份饺子,她就知道,祝含是想着自己的。

  现在是新年第一天,按理说是各家各户走亲戚的日子,可是现在楚宣宁却只能窝在酒店里面看一起堆积起来的邮件。

  有一份让她开始注意了。

  是她之前在英国留学时的导师给她发来的,最近跟B医大又有了一次战略合作,一起研究一个新课题,问她可不可以飞去英国参与小组合作。

  楚宣宁握拳,大拇指扣在食指边思考了一下,思来想去,还是回绝了。

  她现在还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国外。

  最近发表在SCI上面的稿费到了,是一笔不菲的酬劳,她可以采办一下年货。

  洛北垣很快就回来了,他看见保温壶被洗的干干净净摆在桌子上,笑道:“呦,你这么快就吃完了。”

  楚宣宁盯着电脑屏幕,却把洛北垣的话听进了耳朵,“我妈做的,不管什么东西都很好吃。”

  其实洛北垣早就想到她会猜出来了,现在也不惊讶,“要去还给你妈妈吗?”

  “不了,”楚宣宁动了一下身子,衣物摩挲的声音很清楚,她看着洛北垣,问:“我想去一下我外婆家,可以陪我去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楚宣宁要自己陪她去,不过洛北垣还是同意了。

  楚宣宁外婆家比较偏僻,离酒店车程大概四十分钟,据说是老人年纪大了所以不想去城里住,洛北垣还以为楚宣宁是拉他当司机的。

  洛北垣问:“你不怕碰到你妈妈吗?”

  楚宣宁摇摇头,说:“不会的,我妈头一天一般不会回去的,她今天估计要去另一家走亲戚吧。”

  洛北垣没有再说,发动了车子。

  等到了她外婆家,洛北垣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据楚宣宁说,她外婆生了四个,三子一女,所以亲戚也多。

  可是他没想到那么多,几乎把整个小院都塞满了,见楚宣宁来了就得盯着这里,盯得洛北垣心里发毛。

  “呦,”一个中年女人道:“宁丫头这是带男朋友来了。”

  “这是我二舅妈,”楚宣宁在洛北垣身边耳语道:“不好意思啊,没有提前跟你说,不过你可不可以帮我这个忙。”

  楚宣宁目光真挚,令洛北垣无法拒绝,当下就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

  “两个小年轻在说些什么呢?”

  楚宣宁二舅妈是标准的暴发户,他们家一直都马马虎虎的,楚宣宁二舅赚钱也是幸运的,现在二舅妈披着夸张的皮草,时不时的摸上两把,说话声音也是尖酸刻薄的不好听。

  洛北垣望了楚宣宁一眼,看她这样子也是习惯了。

  “是我男朋友,”楚宣宁十分落落大方,“特意带回来给外婆看看。”

  楚宣宁外公很早就去世了,只有外婆还在世。

  二舅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洛北垣一眼,心想楚宣宁这丫头运气不错,这小伙子长得不错,那一身也是价值不菲的,有些品牌她都认不出,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她家那丫头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对象。

  “难道宁丫头带男朋友过了,”二舅妈抚摸着家养的一条边牧,“你妈妈怎么没过来,不管怎么样,应该把你继父带过来看看吧。”

  “胡说八道什么?”出声的是楚宣宁二舅,他蹙眉道:“那是你妹妹妹夫!”

  二舅妈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楚宣宁问:“外婆呢?”

  楚宣宁大舅妈说:“在里头那小院烤火呢。”

  楚宣宁点点头,拉着洛北垣就走了。

  路上没什么人,楚宣宁就小声的跟洛北垣说话。

  “我外婆年纪大了,其实也想看看我找到归宿,我小时候过得不太好,只有她念着我。”

  也不是不太好,只是祝含一个单亲妈妈,又不说楚宣宁生父是谁,其他兄弟姐妹自然也会有一些嫌弃,楚宣宁就是在这个小院出生的,祝含忙工作的时候就会把她放在家里,可是舅舅舅妈并不喜欢她。

  只有外婆对她好,经常给她好吃的,直到楚宣宁被楚玉成接走,她跑回来以后祝含就在城里买房了,见外婆的机会也少了。

  “放心吧,”洛北垣胸有成竹道:“我会好好表现的。”

  楚宣宁笑了笑,推开了小木门。

  一个小房子里,一位年迈的老人睡在躺椅上,正在阖眼休憩,炉子里的火烧的正旺,把脸烤的通红。

  “外婆。”

  楚宣宁轻轻的叫了声。

  老人并没有反应,楚宣宁也不急,而是等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是宁丫头吗?”

  “是我,外婆。”楚宣宁笑起来,带着洛北垣走了进去,在老人面前蹲下来,“我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